忍者ブログ
[PR]
2018 / 10 / 18 ( Thu )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18:15:30 | | page top↑
baby
2011 / 07 / 17 ( Sun )
baby。 我只是来看看是不是发了BO就可以没广告了= =+
PR
16:24:14 | 咫尺.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page top↑
独唱。
2010 / 07 / 09 ( Fri )
没有团字。
前天买的独唱团实际上看到今天才算看完,漏了两篇没有看。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看过纸质书籍了。参考书和课本得除外。
有时候我在想,为啥我喜欢把这个分得如此清楚,就好像她们来自两个完整的不同的个体。
如同独唱团。单从字面上解释的意思。

独唱团很不错,推荐去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明天又要回到大学城了。这几天不能说是彻底放纵,但是还是干出很多出格事情,逃课就不用说了,我没觉得它出格(-┏)主要是观点的改变吧。你说你要是能不把我们当初学孩子一样的谆谆教导,我干啥要上课睡觉我干啥要逃呢= =
大学城的生活似乎还没有进入正轨,因为大师还没回来。不过也不远了。
说到底我还是很排斥他们这样保护我的做法,因为不肯让我一个人住又赶不回来,所以总是千方百计的拜托闲着的亲戚去和我一起住。不问我的意见也就算了,重点是他们认为这样做对我才是最好的。
又是最好论。最好论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今天发了一顿火,堵得主席哑口无言。心情很不好。

高三。老师。
板上钉钉的是语文老师要换了。不出意外的是化学老师要换了。
这两个年轻的老师,终究不会在高三陪伴我们。这是件好事。
因为不再是师生关系,也就不会因为化学老师布置的作业而骂他骂到臭头,也就不再敢在语文课堂上昏昏欲睡或者玩手机被班主任抓住,也就不会在化学课堂上打打闹闹无视他,也就不会再空着语文作业不做。
我不知道很久以后我们的名字是否还会被你们记住。但是我始终会记得的。
记得从小学到现在,所有的老师的名字。
前天在坐在回家的车上路过学校本部,意外看见化学老师打篮球的身影。虽然成天骂他唠叨像个老太婆,说他爱耍帅结果出糗,呃,他其实还是我们年级某些女生眼中的级帅的【没有我!!】
老师,再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世界杯。
仿佛一条时间的河流,从雪山蜿蜒到海洋那么久。
06年世界杯揭幕战的惊鸿一瞥,08年欧洲杯决赛的铩羽而归。狮王卡恩和莱曼的握手言和。永远属于他们的钢铁战车。
我能想起的就这么多,开赛以前就这么多。
那时候我不知道厄齐尔穆勒赫迪拉诺伊尔克罗斯。我只知道这届比赛西班牙和阿根廷应该会有很好的成绩。
哈维托雷斯阿隆索,马拉多纳梅西伊瓜因。
甚至在对阵加纳之前我还觉得他们遇上英格兰肯定会吃一番苦头。
事实与想象有几分出入。
对阵英格兰时我不在家里,10点半下课后与主席通话,才知道比分居然是2:1.回到房子里看电视,抓着抱枕不停调台不停说不敢看。穆勒进球时我尖叫得上下五层楼都听得见,第四个球时我在地上打滚。
对阵阿根廷时我现在微博写接受任何比分,写这个的原因是我觉得要输。我的确没想到他们会给我这么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进球。
下半场我没有看,我害怕被扳平被反超,虽然接受,但没说好受。
和德意志相比,我是多么懦弱。主席说我要学会接受失败,我想是的。
对西班牙我干脆就不看了。因为我已经从德国那里收获了很多,虽没有进决赛,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

我可以等待下一个两年,下一个四年,因为我不可能脱离这个全世界的庆典。
可是在球场上的他们没有。巴拉克,弗林斯,莱曼,甚至是克洛泽。
那个空翻,不知道还能不能在世界杯上再看见。也不知道进球的记录还能不能打破。
有人这样写
“巴拉克与克洛泽,他们却撑不到你们双手举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天了。有梦是好,但是四年实在太久。”

写这篇BO的同时也在看一篇豆瓣。
提到了06年喜欢上德国的球迷很幸福,因为那一年破旧的日耳曼战车焕然一新。
我很庆幸我正好是这个时候。如果是02年也一样。

不看好德意志的太多了。有很多话我看了,就会觉得总有人在我耳边说:任何球队输给德国就像是他们的耻辱一样。主席就曾对我说过,德国不过是精神顽强。
我记不得怎么回复他的了,唯一记得的是,我没有否认。他们精神顽强。
这正是我最缺少的。

我记得乐乐说过,德国没有她的颜,但她就是喜欢这支队伍。
于我也是。06年的时候我喜欢卡纳瓦罗,现在还喜欢梅西和卡卡和伊瓜因,我还喜欢比利亚。
而喜欢德国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已经记不得听W哭过多少次了,泪点低没办法。
停博这些日子我无数次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听东叉的歌,然后想着碟什么时候才能到。
小仙女似笑非笑的对我说65之后不再有东方神起,我懒得理她却背过去叹息。
像是天空压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,我却还必须面对着它呼吸。

我会萌很多很多的人,例如李泰民帕尼和露娜,可是像金俊秀那样的爱逗,却是站到了一个令我自己也估摸不清的高度,他在我心中有多高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我对人说我要去看演唱会,一定会去,再等我一年。
当初那些考上浙大什么的信念已经离我远去了。那些暴走旅行也越发的扑朔迷离。
唯有我爱的你,能让我坚定。

口亨,不过我不认识那个什么高烧40度的人,我不认识那个上节目和女主持一起调戏摄像师的人,我不认识那个露大腿和渔网装的人(-┏)。我找天天去了-v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次这样的更新,很远了吧。

最后甩张图,我的桌面。

22:44:12 | 咫尺.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3) | page top↑
时光。
2010 / 07 / 09 ( Fri )
先来看看= =
20:12:25 | 咫尺.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0) | page top↑
| ホーム |